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学术研究 正文 学术研究

出自南山的手槍詩

zitengshan 2018-11-27 学术研究 45 ℃ 0 评论

出自南山的手槍詩


 

       劉祖榮,男,漢族,生於福建南安市羅東鎮,現居香港。香港詩人聯盟副主席、<<香港詩人>>報副總編輯、香港文學促進協會、香港文聯及中國新歸來詩人聯盟成員。作品入選<<香港現代詩歌名篇>><<香港文學促進精選集>><<中國新歸來詩人集>><<中國新詩百家選>>等。 

      說起“南山",中國文學愛好者會想到“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田園詩派鼻祖陶淵明,所指的是“南面的群山",非山名。我們常聽說“福如東海,壽比南山",此“南山"才是南嶽衡山的代稱。清代名僧智犁法師,在《重修廣濟寺記》一文中寫道:“南嶽乃天下五嶽之一,世稱為壽比南山者,即此岳也。”

     深圳南山區因有座秀麗的山峰而得名,南山位於深圳市南頭半島,主峰高336米,山上樹木茂盛,風景宜人,登高遠望,整個深圳灣畔盡收眼底。我和深圳南山區的緣分深厚,亦是因山之故,此山號稱“紫藤山",原名黃永健 ,男,安徽肥東人。現任深圳大學文學院文學與新聞寫作指導中心主任、深圳大學藝術設計學院藝術學學科帶頭人、深圳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主任。文學碩士(北京語言大學)、哲學碩士(香港科技大學)、文學博士(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生院,師從我國著名學者劉夢溪先生進行藝術文化學研究,完成博士論文《藝術文化論——藝術在文化價值體系中的位置》 )。




 黃永健教授著作等身,作品屢獲嘉獎。20131227日深夜,黃教授在微信上和發小聊天,無意中作了一首怪詩,形似手槍,亊後他覺得有趣,深入研究,謂之“松竹體十三行新漢詩",俗稱“手槍詩"。他通過網絡平台,積極推廣,引起文學界廣泛關注。褒揚有之,貶抑有之。“手槍詩"是新創或舊延,是詩詞或文字遊戲……,掀起了一波又一波論戰。我的第一首寫於201511月,黃教授在微群裡看見並轉載了,而後相互加微信,成為網友。我寫新詩,亦寫古詩詞,深諳詩歌形式有助於詩意擴張。我國宋詞和元曲的詞譜就是發展詩歌形式的最好證明。我嘗試寫了許多手槍體詠物詩、詠史詩,予以證明這詩體的可塑造性,並發表了《淺談松竹體手槍詩》的評論文章,剖析此詩體的優美特點加以推廣。然手槍詩的論戰愈演愈烈,香港《圓桌》詩刊總編、詩人秀實大力鞭撻手槍詩,聲言為該詩體作死刑裁決。秀實和黃永健的論戰如火如荼,倆人原本是老朋友,一下子變成了勢不兩立的冤家。



     其實遊戲詩詞早已存在,是歷代文人雅士常見的聯誼方式。唱和詩、迴文詩、鶴頂詩、寶塔詩等數十種雜體詩,亦有佳作、趣聞流傳於世。況且科技日新月異的網絡時代,文學的魅力已江河日下,多一種形式吸引人們的關注、參與,又有何妨?即使是純粹的文字遊戲,難道它會比五花八門的電子遊戲更不利人的身心健康嗎?至於另一大家非常質疑的問題,手槍體類似隋朝的寶塔詩,亦叫"一七令",雙句一韻,疊句遞進。誠然,以黃永健的博學,必讀過寶塔詩,從而早有心領神會。手槍詩與寶塔詩的分別在尾部,它改變了單調的遞進式,一收一放,不只形狀嶄新,意藴更生動靈活。我們古代的四言詩到五言詩,用了一千多年的演進,其它領域的創新亦是從前人的基礎上小小改變而有所突破。我自然加入支持者的陣營,撰文讚揚手槍體,斥責反對的文朋詩友。

     

     20151223日,應前海潮詩刊主編鍾晴邀請,我和香港詩人聯盟社長恆虹等人赴南山區參加“《前海潮詩報》創刊號首發式暨深圳前海詩社成立酒會",認識了許多深圳詩人,如張檣、吳笛、李建華、李慧、楊點墨、湘涵 、席笛海…,黃永健教授也應邀參加了這次活動。我和黃教授在微信已是深交,常常轉發彼此的手槍詩及手槍詩相關訊息,首次見面,我們握手時臉上都堆滿了笑容,有種相見恨晚的激動。創社慶典結束後,熱情的黃教授邀請我們去他的工作室參觀,步行距離約五分鐘就到了。




     黃教授的工作室位於留仙洞文化產業園某商場二樓,門外牆上高懸一柴色木牌,刻著“松竹體(手槍詩)文化創意工作室"繁體大字,門右邊牆角凹處斜立一條約2米長、小腿粗的紫藤樹螺旋狀枯幹,其上有米黃色的射燈映照,營造出古意盎然的氛圍。唐朝李白的五言《紫藤樹》:“紫藤掛雲木,花蔓宜陽春;密葉隱歌鳥,香風留美人。"不知是否他取別號"紫藤山"的來源?我有次想問清楚,但又覺得他的答案已展露無遺,自在不言中。寬敞的工作室四壁掛滿他的書法、水墨畫作品,如此多才多藝的學者,真令人欽佩不已。黃教授聲線略低沉、字音清晰,謙和地為我們介紹著。來到一長桌,文房四寶羅列整齊,興致勃勃的主人立即揮毫抒寫了幾幅墨寶,作為參觀者的見面禮。

     

     手槍詩的熱潮通過網絡迅速發展起來,像一匹脫韁的野馬衝破嘲諷謾罵的重重障礙,大有愈戰愈勇的趨勢。




     出自南山的手槍詩,在南山文藝界同樣褒貶不一,眾說紛紜,但畢竟是不可否認的亊實。於是,南山作協常務副主席吳笛和《南山文藝》主編李梅處長牽頭下,20151230日舉行了聚餐式的座談,地點在前海灣地鐵站上面商場,以餐館名稱美其名曰“酒窩詩會"。出席者有來自寶島台灣作家學者劉台平和楊宇霞,南山作協副主席謝宏,謝老師帶來幾本自己的新詩集,依慣例台港澳同胞享有優先餽贈,我獲得了一本;當然包括最近“風雲人物"的南山作協理事、手槍體詩創始人黃永健和香港《圓桌》詩刊總編秀實,還有《香港詩人》總編恆虹,《惠陽日報》主任、惠州詩歌協會榮譽會長阿櫻,《前海潮詩報》執行主編鍾晴,前海詩社副秘書長李建華和祝日昇,前海企業家詩人羅亞平,深圳新鋭詩人席笛海和雷蘭英,少不了他們介紹為“香港手槍詩傑出代表"的劉祖榮共16位。

     大家酒足飯飽後先熱一下身,各自朗誦一首自己的詩歌。網上爭的水火不容的黃永健和秀實,自是此會亮點,他們倆本是相識已久的老朋友,加上眾目睽睽,倆人都表現出學者的良好修養-----對亊不對人。他們寒暄過後,毗鄰而座,各自重複了自己對手槍詩持有的態度,言語客氣,沒有尖鋭措詞。與會者都是滿腹經綸之士,大家漫談文學的見解,對詩歌形式的看法,氣氛非常融洽。和黃永健同屬安徽老鄉,為人幽默的吳笛,調侃道,“鳥有鳥叫,蟲有蟲鳴,礙不了咱們的歌聲。” 這句話激起了黃永健教授的唱癮,他站起來,笑臉盈盈地環顧了四周,說難得今晚有緣相聚,他想來首歌助助興,大家自是熱烈鼓掌支持。隨即一首西北民謡蕩然而起,引來餐館和玻璃牆外不少人的注目。

     黃教授這種率性而為的舉措,常令人耳目一新,甚至歎為觀止,我曾在微群裡見到他自己上傳的大膽圖片,圖片中黃教授赤裸上身,露出稀疏濃黑的胸毛,在書桌邊揮毫寫大字……。然而,我們細想一下古今中外那些頗有建樹的藝術家,亦是瀟灑不覊、特立獨行者居多。

     對於手槍詩的推廣,黃永健可謂鞠躬盡瘁,他自己差不多天天有新作,亊亊鳴一槍。我曾去深圳南山數次,參加他協辦的“南山文化講壇"活動,當然少不免要寫手槍詩亮相助陣。這樣藉參與活動為契機,召集一些手槍詩愛好者,即場、即興創作,從而展現手槍詩的接地氣效用,在他的網頁上經常可看到他和年青詩友們活躍的身影。

     我從這些活動中認識了幾個要好的朋友,其中一位叫閔敦亮,深圳大學物理系的博士研究員,專攻納米科技,他是因為手槍詩有趣而開始詩歌創作。後來又認識了幾位廣州的退休老人,因為迷上手槍詩而熱衷於創作,不止經常發手槍詩,甚至延伸寫起了五言和七言的古詩。 還有山西著名詩人楊洛,忻州師範學院教授,自稱“中國直白詩派創始人",現在成了手槍詩的忠實粉絲和傳播者,除了佳作頻頻,時常發表文章支持該詩體。





      松竹體手槍詩不但促進了漢詩的發展,並且將國粹的書法也激活了。中國著名紅山文化收藏家、書法家的喬木先生對這新詩體推崇備至,他運用各種書體在橫幅、條幅和扇面上書寫松竹體手槍詩,章法與藝趣產生的視覺之美,令人眼前煥然一新!另一紅山文化專家、槍詩大家的周陽生,和喬木是摯友,同是江蘇鹽城人。他倆在松竹體手槍詩的書法發展方面做出不可磨滅的貢獻。在合著《紅山神韻》一書時,為了增加文化元素,他倆構想出松竹體手槍詩描寫六千多年前的紅山文化,使新穎和古老相互呼應,彰顯著中華文明的蓬勃生命力。周陽生還創新了“一五文"(一至五字)和重詞起行的手槍詩,以此增加書法的趣味與難度。 

      可喜的是,越來越多著名書法家,嘗試書寫手槍體,最近,香港年屆九十四歲的劉英烈老師,亦興緻勃勃為我的手槍詩寫了一幅。

    20161016日,來自各地五十多個手槍詩迷,聚首在深圳大學圖書館展覽廳,慶祝第一期《中國松竹體漢詩年鑒》的發行。該年鑒由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八雅文化網站長劉永國先生主編,彙集了近兩年多時間裡手槍詩佳作229首,及評論文章5篇。31位入選詩人中,包括印尼華裔女詩人陳桂萍,她曾獲得深圳福田“蓮花杯"華文新詩大賽三等獎及其它新詩大賽獎項。



      深圳前海詩社和黃永健教授合作主辦的"中國夢.手槍詩世界華語徵文大賽",2017101日,在南山區黃教授的松竹體(手槍詩)文化創意工作室,舉行了簡單而隆重的頒獎禮,圓滿完成了手槍詩的各項歷史使命。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週年,深圳作為改革開放窗口,取得了舉世注目的巨大成就,如今是世界“最具經濟活力城市"之一。經濟為體文化是魂,深圳的成功在於文化的開放性、包容性和創新性,適宜海內外英才創業拓展,並且願意留下來,為它的繁榮不懈奮鬥。

    南山區是深圳最高學府深圳大學所在地,亦是手槍詩的發祥地。從我上述的親身經歷,便可“窺一斑而知全豹",我們相信,深圳的明天必定會更加璀璨奪目。



手槍詩五週年誌慶 

          劉祖榮

 

   五音清

   五彩豐

   五湖縱橫

   五嶽爭雄

   五洲齊慶賀

   八面展玲瓏

   十三行創新意

   一七令傳古風

   文章百變衍不斷

   漢字千載詩無窮

   手槍體

   藝趣濃

   多少豪情笑談中

本文标签:十三行新诗,紫藤山文化,手枪诗,文化艺术,紫藤山诗画,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 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网站分类
搜索
文章归档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zitengshan.com 版权所有归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121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