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学术研究 正文 学术研究

经之苇之一书生一一与胡经之先生的交往

zitengshan 2018-11-14 学术研究 60 ℃ 0 评论

经之苇之一书生

 一一与胡经之先生的交往

黄永健(紫藤山)


 


         与胡经之教授认识,从1991年开始,至今已越二十七春秋。其间我跟胡老师前后交往谈话不下数十次。


 1991年我从北京语言学院来深圳找工作,那是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年轻人,但是胡经之老师作为国际文化传播系的系主任,他能来见一个无名小辈,当时就感觉到这个老先生非常平易近人。


      1992年经钱学烈教授推荐,我从安徽旅行社来到深圳大学工作,从此与胡经之先生结下了不解之缘。众所周知,胡经之先生在北京大学创立了中国的文艺美学学科,在海内外享有盛誉,我从这二十多年的交往中,感觉这与胡先生的人格魅力不无关联,《文艺美学》一书,成为从文从艺者必读之书,胡先生的为人必成为众学子的终极追问,但事实是,胡经之先生将治学态度与生活和生命绾合在一处,老年生活在一个超然怡然的境界中,学问为人为已浑然不分,学问成就与人生悟境,皆令人三思。


      2004至2007年,我在北京中国艺术研究院读博,因写作博士论文的需要,《文艺美学》成为必须研究的专著,通过深入阅读,并回忆我跟胡先生交往的经历,感觉到他这本书是他发自内心的学问发明,是一个读书人虔诚向学求真求智的研究成果,胡经之先生来深以后,组织学生广搜域外文艺著述,译成汉语,传通西学,说明他并不枯守传统,其思维活跃,眼界四通八达正如深圳八面来风,他选择深圳安置下半生的学问生涯,天意乎,人为乎,我觉得这是胡先生的自觉自为,中国文艺美学以至一切学问必融通中外,创化新知,才能走出一条阳关大道。


      真善美,是胡先生常常挂在口头上的三字经,以前我时时怀疑这三个字的真理性,通过最近十几年来我本人的学习体验,发现胡先生的文艺美学三字经是正知识和正见解。


    2007年5月,应刘梦溪先生邀请,胡经之先生冒着狂风暴雨,从益田村出发,前去北京参加我的博士论文答辩,我们在高速公路上差点被暴风雨所阻,在飞往京城的飞机上,得以亲聆胡先生的学问点拨,其间胡先生也毫不隐讳向晚辈披露北京学术界的很多不为人知的学术内幕,令我大开眼界,也受益匪浅。


      作为我的博士论文外审专家,胡经之先生对拙文提出了中肯的评价,同时也就论文当代文艺现状研究缺失,提出研究的思路和展望,根据胡先生的批示,我在博士论文答辩以后,谨记胡先生的提示和要求,用专题论文形式对自己的成果进行补充。


      先生从青年时代起发奋读书,专心学问,表现了一代中国学者追求真理追求光明追求独立的思想境界,并且,胡先生也成为一代学人成功的案例。胡先生终究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人,而且他是把他的正能量毫无保留地传递给他周围所有的人。


    深圳是一个崇尚创新、智慧、力量的城市,胡经之先生是个身体力行的改革者,以一个颇具个案意味的成功案例的启发,胡先生似乎在为深圳学派安身立命。


      深圳的文化硬实力的发展必须配合软实力的跟进。现在深圳学派建设已经在学术界悄然发声,我坚信在胡先生精神的感召之下,第二代第三代以至未来的深圳学人一定会从中国和世界的地平线上迅速崛起,用学术创新开拓属于中国和人类的思想净土。


      最后,我想用我前几天写的一首十三行汉诗,来表达我对胡经之先生治学之路的赞同和景仰学习的心情。


 


杜鹃山


别样红


自来岭南


游心挥汗


艺文结伙友


长思立嘉言


未名湖畔晨起


深南大道奋前


经之苇之一书生


犹忆竹林一挥弦


真善美


琴书画


益田村里须髯仙。



本文标签:十三行新诗,紫藤山文化,手枪诗,文化艺术,紫藤山诗画,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 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网站分类
搜索
文章归档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zitengshan.com 版权所有归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121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