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山黄教授电话:15999638256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学术研究 正文 学术研究

人生论美学实践——以松竹体十三行汉诗(手枪诗)创作为例

紫藤山 2019-10-24 学术研究 71 ℃ 0 评论

人生论美学实践——以松竹体十三行汉诗(手枪诗)创作为例


 


                                                                                  深圳大学 黄永健


 


 


     内容摘要: 人生论美学紧贴中国传统美学“主情论”思想文脉,同时又坚守“载道论”美学理想,知、情、意合一,真、善、美同构,超越“唯美”、“粹美”,试图打通主体与客体、超越与当下的美学“鸿沟”,从主体的当下生活语境中,不拘形迹,抉发幽微,从人生的“活感性”中,触发意象,妙通理路,圆成艺术实境,从而实现主体精神的跃动和现实生活的审美升华。松竹体十三行汉诗(手枪诗)的日常化写作和互动,包括它与文化创意产业的多声部合唱,都可视为中国当代人生论美精神在互联网时代的实践操作,也是当代人生论美学目标艺术实现的重要手段。


 


     关键词:人生论美学;美学实践;美情论;手枪诗创作


 


一、手枪诗与人生论美学精神内在关系


 


       作为当代中国美学的重要流派之一,人生论美学融通今古,和合中西,要为中国当代本土美学理论大厦建基立脊,其美情范畴的创设,起因于当下中国的社会需求和国家需求,同时回溯历史的河床,有返本开新的朴茂气象,美情立足在人生日常生活中,同时,美情又从“常情”中炼情提升,在“善情”与“粹情”之间,创化思维理路,从而促成了西方认识论美学与我国道德论美学的双道并轨和化合创生。既非“援西入中”,更非“援中入西”,而是在中国哲学体用不二的智慧观照之下,将西方始自柏拉图的所谓“绝对美"、“理念美”,转述为趣味、情趣、哲诗,内化为人生美情的本质要素,要之,美情论发端在人生日常,升华为“真、善、美”三原质的和合圆相,美情论的起点是流转迁移的“常情”、“不定情”,[1]而美情论的鹄的在情的美感传达——通过炼情圆情沉淀艺术内容,而出之于妙合无间,美轮美奂的艺术形式,美情论以情会通人生,以美攀升“真善”之境,体现中华美学务实品性,同时在文化创新层面,采西入中,立足本土,试图别开坦途,实现中国当代美学的创造性转化。


    十三行汉诗(手枪诗)产生于微信平台,从内容到形试皆具备汉诗的音乐性、齐整性和形象性诸特征,追根溯源,它来自生活现场,表现人生百般况味,虽则写作方式,发表方式变了,但是它的写作方式更灵活了,居家、旅游、车站、机场、地铁车厢甚至早起晚眠片刻闲暇,临屏触思感怀偶有灵感皆可以划屏成“枪”,朗朗成诵,所谓“才下眉头心头,倏已出击八荒”,手枪诗不用笔(毛笔、钢笔)书写,而用手指触屏成诗,古言心手相应,而不说心笔相应,可见手枪诗写作与当今的各类文学样式一样,由于以指代笔,心手相应,作品的现场感和及物性得到了空前的强化,手枪诗雅俗兼容、易于上手,可以快速互动,使得所表现之“常情”、“不定情”等内容直通人生现场,如网络第一首手枪诗:

 

怎么写

愁死鬼

手执圩灯


伊人等谁


终南积雪后


人比清风美


古来聚少离多


常恨望穿秋水


知音一去几渺杳


暗香黄昏浮云堆


不如归


不如归


好梦君来伴蝶飞!


 


     这首似诗非诗似词非词的“诗”,表现作者的“常情”——常人之情,人之常情——对发小同学的掛念、担忧、怜悯、痛惜、内疚等等复杂情感,甚至调侃、玩味,总之,这首看图速成的诗,不是用康德的审美的静观所求得的,因为它是当事人在彼情彼景之下的真情实感而非只存在于理性之域的“粹美”,并以高度意象化语言和形象生动的“诗形”加以提炼超拔,来自人生现场的常人之情,在这种趣味化、调侃化的网络互动之中,实现了审美的飞跃,即由“常情”蝶化为“美情”。手枪诗诞生以来,在数以千百计的网络“诗枪”中,其上乘者,往往都是能将内容与形式无缝粘合,音声天成意境超脱的佳作,当然,诗有别趣别才,手枪诗的“善美”二维往往需要学问积累,而手枪诗的“真趣”之维,得自童心才情,所以,有时侯畅晓如白话口语的作品,同样一超直入,形神兼备,获得读者的广泛点赞。


 


二、美情与手枪诗的“美形”


     如何将“常情”转化为“美情”显然是人生论美学必须回答的问题,“常情”按西方分析心理学的看法大致相当前意识和潜意识的情绪或情感结构,尚未进入佛家唯识之情识境界,谓阿赖耶识者,阿赖耶识如如不动,圆转自照,自生自灭。老庄及孔子皆不轻视情之为物,是因为中华先贤早已觉察,人之“常情”实内藏天理,所谓天理人欲,人欲天理,而不似西哲向来蔑视“感性”和“常情”,美学创始人鲍姆嘉登宣称“感性学”乃人类低级认识论,在中国先哲看来,七情六欲貌似伧俗低下,共实不然,七情六欲后天地生,而先天性地与天地同构,因此,“常情”才有可能通过主体的一番审美努力,转化为“美情”,“常情”的深层结构是美妙的,“常情”的浅层结构可能昏暗无明,而通过主体的炼情节情创育生发,“常情”可望穿透浅层结构而蝶化为既“情”且“美”的表象结构——“美情”,具备形式(形象)的理式,同时天然地散发着、蒸腾着人生的情性、情绪和情欲。


      吴思敬认为当代汉诗不必固化形式,因为每个人的情感——常情,千差万别,每一缕情感——当下情感,千差万别,因此,不能强求每个人每份情感来欠就某一种或某几种诗歌之形,自由乃第一要义,如当下的新诗和散文诗的存在状态,历史地看,这是人类诗歌演化史上的“殊相”——现代化过分压抑人性和人之常情,遂出现逆反的、惊耸的、歇斯底里的人类情感反弹,以反审美的反形式的“常情”大游行,来抗议社会对人之“常情”的异化,这是现代化带给人类的悲哀。可是,一旦人类对这种外在的压迫产生了文化的反思和觉醒之后,必然会采取最大的主观努力来对治外在压力给人类造成的精神困惑,如目前陆续提出的可持续发展观、和谐发展观、人类命运共同体观念等,都是为了根本上化解现代化和后现代化对人类造成的外在压迫,人类的情感结构与天地结构一样,本有其“真趣”、“真味”(梁启超),一旦人性的压抑被解除之后,人性的光辉、美善及真宰必然获得新的审美确认,而由“殊相”再获“共相”,诗歌之“常情”,由“千江之月”而辗转回环为“千古之月”,“常情”转化为“美情”之后,复以美形美体发明当下,内容与形式,情感与结构互为体用,从而实现诗歌传情达意的诗哲显现。


       当年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手枪诗在某种程度上,自然显现出汉民族的文化心理结构和汉字汉语的视听知觉表象,二者具有某种程度的同构对应性质,因此,网络上出现的第一首手枪诗出现了“怎么写,愁死鬼”这样奇异的诗句,如果说“美情论”艺术美学理念来自传统,又会通了西学,那么,手枪诗的“整体美”、“回环美”和“音韵美”,就是中国“美情”的天机绽放。试以作者的做作品和创作笔记为证:


 


手枪诗哦,原来是天机绽放


          文/紫藤山


 


手枪诗


十三行


网屏内外


南来北往


汇三千诗史


成百万诗枪


不负孤亭守候


魂兮归来悠长


平平仄仄袅情丝


仄仄平平满庭芳


天雨粟


鬼夜哭


仓颉当时可曾想?


 


        题记: 手枪诗业已鼎定形式,网络逐渐推开,现网枪诗影不绝于手机屏面,手枪诗微群、微博、博客、网站、网下街面广告、手枪诗文化衍生品广告文、书画、皮具、服装、酒水、陶瓷、文玩、茶香以及网络赛事、国学培育项目等,俱已初现端倪,蓄势待发。紫藤山今听松收视,环睹一室,有感而作。


        遥想仓颉造字天惊鬼哭,而本人第一首手枪诗以“怎么写,愁死鬼”起首,有人议论将“愁死鬼”一句去掉免得人见心悸,而本人坚持不予更换,今终悟此乃天意,此乃天意。


        2013年12月27日晚十点,手枪诗因一幅《冰天雪地守望图》陡然创生,当时突然冒出“怎么写,愁死鬼”两句起首,后顺屏直下,诗句涛涛,都成一十三行手枪诗,同学惊问,这是何体,答曰“手枪体”,此非人惊鬼愁,不可想像乎?雪地苍穹,伊人苦待,莫非招唤汉诗诗魂久焉归来,果然一如仓颉逆天造字,天雨粟,鬼夜哭,手枪诗问世,恰当午夜光临,而同学凌子及本人未尝不被吓住?


天降十三行汉诗,与夫仓颉造字天降雨粟,鬼愁夜哭同一天机绽放乎?


 


                                     2017年3月28日 晨起


 


三、为人生而艺术的手枪诗美学关怀


      人生论美学关注人生,自不待言。中国传统礼乐文化实际是人伦道德文化,礼约束欲望情感,乐复激活平和欲望情感,乐不止音乐,包含了文学、舞蹈、戏剧等一切艺术形式,诗歌为其中荤荤大者,《诗经》来自民间,所谓桑间濮上,“风、雅、颂”中“雅、颂”为庙堂艺术,已从日常日伦中抽离而出,而其中的“风”——十五国风,抒发性情,雅俗共赏,若以“美情论”的美学观点加以打量,则“美情论”所提示的“挚、慧、大、趣”四情[2]尽在其中,真挚、理性、大关怀和趣味化,此乃《诗经》化情为美,贴近人生而又升华人生的美学密诀。要而言之,西方美学和诗学有从“理式到理式”、“为美而美”的思辩传统,发展至极至出现了瓦雷里等人的“纯诗”,而中国“为人生”的哲学和艺术始终从人生和生活出发,扣击生死两端,过去是现在的映照,未来是现实的同构,道在其中,其乐悠悠,羊大为美,不是说肥大为美,而是说集中了羊的优点者升华为普遍美,所以“美”这个字不离现实欲求而又超越现实,“美情”出自“常情”,但是又从七情六欲中观审了自我,情趣化了自我,意象化了自我,使之趋向“真我”意境,瞬那间,常情摆脱了负累,变为涵情、正情。


         手枪诗的诞生具有鲜明详实的人生内容和生活故事,手枪诗之“手枪”二字取其形似,颇具现代感(手枪是现代兵器),其学名“松竹体”又将其网名从容雅化,无论“手枪”、“松竹”,都是日常事物。而以十三行篇幅浓缩升华中国三千年主流诗体,手枪诗浑身流淌着中国美学和诗学的血液。


         手枪诗从纸质写作转移网屏(主要是手机屏),要诀为一“快”字,即事而写,即情而作,奥运会期间,网友边看电视,边写枪诗,相互酬唱,不亦乐乎。特朗普选举,网友以枪诗调侃、讽嘲,自得其乐,节假日,网络每每枪诗接龙,高手与初学相映成趣,几为“复调”联欢,而“手枪诗”特别能够发挥“讽咏”、“美刺”的诗学功能,网上的风吹草动,迅即引起“枪鸣诗咏",娱乐圈马蓉、王宝強方成网红,就有手枪诗呤讽成章:


 


恨不当初王宝强


强啥强


许文强


丁力知道本姑娘


有时披衣问家常


小模样啥出处


女汉子才情商


范冰冰嫁了


张梦雪拚枪


走台戛纳


玫瑰铿锵


甩了你


怎么样


 


有木有


老朋友


孩儿啼索


妻儿离骚


恨不枪声响


里约惊尔曹


张梦雪还有梦


王宝强俺糟糕


回首跪地求婚时


美人如画面如刀


面如刀


又如何


红楼三唱歌好了


 


     双枪对鸣,十分滑稽。似此类手枪诗来自生活,不回避生活,但是其中有情、有思、有味,在压韵、平仄、节奏和回环照应及整体观的诗体有效约束之下,写作者的“常情”化为诉诸形式化的诗的“创构”。再如今年五一期间四川自贡五中高七七届毕业生40周年聚会,当事人张治国发表的“双枪连发手枪诗”——


写在同学欢聚时


 


        花开阳春四月里,


        喜看同学闹欢聚


 


        四川自贡五中高七七级同窗好友,继前年、去年高七五级、七六级后,又成功举行了毕业四十周年大聚。同学多有几十年不见,音容笑貌知道甚少,听到相聚喜讯传来,远从夏门、上海、青岛,黑龙江、云贵、成渝等专程千里百里奔回故地热土,还请来高龄恩师……其意情深厚,往事回首,感慨万全,欣然挥笔赞赏。


 


微信撒,


长话拉。


爱注四海,


情投一家。


春望匆别路,


校迎当年娃。


热手喜慰愁容,


快相乐赞泪花。


姿影俊貌陪蓝天,


甜言美语赏白发。


老同学,


新脸颊。


久看痴问品香茶!


 


捧杯祝酒敬师友!


意深深,


情悠悠。


凝望慈脸爱太多,


感叹闹桌趣不够。


追忆喜添韵浓,


畅想乐增淳厚。


靓女露小饮,


帅哥藏豪口。


今朝欢聚,


明天谢走。


观潇洒,


赏风流。


 


作于2017、04、30


 


四、手枪诗之道与美情结构


       美情之美外显于美形,内发于美情结构,古希腊客观论美学,以“数理结构”、“圆”、“椭圆”等为终级形式因,后来又有所谓“比例、平衡、色彩说”、“格式塔整体大于部分之和说”等,中国古代文论诗论所谓“起承转合”、“平仄协调”、“抑阳顿挫”、“对仗工整”等,也是从外在形式上对诗文的美学规定,中国哲学主张天人合一,主观与客观天人同构,宇宙间的合目的性结构与人类的情感结构一而二,二而一,诗如画,除了意境追求二者不分彼此之外,今天已经分行书写并诉诸视知觉的汉语(汉字)诗歌,必须有形,自由诗分行书写,形式上自然与散文划清了文类界限,古代汉诗主要以“句数”(一句诗的字数)与总段数确立文类准则,如七律,以七言八句确立外在形体,西方标点及分行引进之后,七言八句加分行又成为今天的视知觉习惯,今天的自由分行新诗与散文的唯一区别只剩下分行,所以写出来的文句只要加上“分行”这个外形,就成了诗,并沿着西方的文化输入路线演化成为痞败不类的“口水诗”,如近年出现的“梨花体”、“羊羔体”、“乌青体”、“咆哮体”等。


      引起全球高度警惕的西方文化同质化危机同样给当代汉诗敲响警钟,西方现代后现代艺术反本体论取向,在某种程度上,可看作是人类情感在科技理性压迫之下出现的情感反弹、情感渲泄,其反美学反形式化理路在这样的世代是必然的,也是自为的,有它的合目的性和“形式因”,但是在一个拥有数千年诗歌美学传统的诗歌大国,移植这种带有原始野性思维的“泛形式主义诗歌”,必然会遭遇强大且持久的文化阻力和阻击,随着中国文明的重新崛起,作为中国新文明的重要象征符号的汉诗必然要重申它的文化身份、心理结构和形式标志,就文化心理结构而言,汉文化中的对立统一阴阳转化生成结构、起承转合轮回演化洁构以及整饬统一以简驭繁结构模式等,必然要重新申张它的智慧魅力,诗歌外在形式亦必在遵循图画视觉美的前提之下,进行可能的创新和别造,手枪诗的两两对出偶合、起承转合、长短回护特别是最后一行的高峰突出余响不尽,都是在遵循汉诗传统美情美形的前提下,所进行的情感结构和外形结构的创新和转化,因为现代中国人的情感结构已不同于前现代时期,其繁复化,细节化和张力化特征表现得尤为突出,而手枪诗以七段(相当七个音符)十三行以及多种变体打破古曲诗词的固定格式,对当代汉语习得者的情感结构进行了较为准确的审美呈现,这就是人生论美学中的美情诗化表达和形式凝定。相对于自由分行新诗,手枪诗具备审美性、中国性和绘画性等三个方面的优势。它也是“中国文化、中国精神、中国形象、中国表达”的本然诗歌形态。试以2017年“洛阳牡丹甲天下,手枪诗词写国花”网络诗歌征文大赛王启成的参赛作品为例:


 


      创作提要:以曲度格律手枪诗平仄两韵正式为基础,本组诗扩展为平仄两韵正反四式,共6首,并自创诗歌嵌套法,在最后一首最后一句、以图片方式嵌套了2首主题诗。全诗以完善现实主义为指导,以科艺结合为方法,将总题目分层递进为:洛阳,牡丹,洛阳牡丹甲天下;手枪,手枪诗,手枪诗词写国花。每首诗都遵循科学认识、再认识,意境转换和意义升华的艺术创作过程,使用全对仗,区别于以往诗词的意象思维和抒情手法。


 


1.洛阳(平韵正、七阳)


 


谈都市,


看洛阳。


历史悠久,


文明远扬。


十三朝正统,[1]


六故址遗隍。[2]


大运河节点处,


丝绸路始发乡。


河图与洛书绝唱,


教派和学理亿昌。[3]


人厚道,


地灵光。


牡丹文化更流芳。


----------


2.牡丹(平韵反、六麻)


文/王启成


小株型灌木名花。


寒落叶,


暖发芽。


冠形偌大香浓郁,


色彩丰盈态怒华。


寓意雍容送贵,


托福美好发家。


天香国色谓,


众爱自尊涯。[4]


木尚如此,


人能有差?


修河洛,[5]


享叹嘉。[6]


----------


3.洛阳牡丹甲天下(仄韵正、十一陌)


文/王启成


入药灵,[7]


开花硕。


隋朝始培,


宋代赢获。


魏紫有妃姿,[8]


姚黄呈帝魄。[9]


烟绒似墨含金,


豆绿如松裹珀。


品种超千地脉宜,[10]


游人数万居民惜。


健身心,


强体骼。


多去洛阳当赏客。


----------


4.手枪(仄韵反、二十二驾)


文/王启成


参战护身除恶霸。


配英雄,


防暴诈。


万众追随避佞邪,


一枪在握行天下。


人民试手神通,


盗匪闻声害怕。


战斗弹发言,


和平枪护驾。


花开洛阳,


运寄华夏。[11]


政体通,


和谐化。


----------


5.手枪诗(平韵正、四支)


文/王启成


松竹体,


汉语诗。


永健开创,


学人紧随。


十三行本式,


二四倍分支。[12]


曲度形成韵律,


龙风卷起格知。


隔行韵脚分平仄,


定位承合妙言辞。[13]


绝骈句,[14]


手枪姿。


颂扬国色最宜时。


----------


6.手枪诗词写国花(平韵反、七虞)


文/王启成


赤橙黄绿紫蓝朱。


颜色众,


体姿姝。


国花论选居多数,[15]


统领群芳定点呼。[16]


里巷栽成美景,


条屏画入屠苏。[17]


文学思异句,


技术育新株。


我亦说爱,


谁能处孤?


之前作,


以下图:[18]


 


注释:


[1]古代洛阳有十三个正统王朝建都。


[2]洛阳发现了六个古代城墟。


[3]佛教、道教、儒学、理学曾经汇聚洛阳并昌盛。


[4]传说牡丹违抗武则天的命令被贬洛阳,受到百花拥戴;涯指生涯。


[5]洛阳人自古研修河洛文化。


[6]享受赞叹和褒扬。


[7]牡丹的根和皮药名丹皮。


[8]魏紫有花后的美誉。


[9]姚黄有花王的气魄。


[10]牡丹之所以洛阳为贵,因为这里的地脉最适合牡丹生长。


[11]人们能在洛阳赏花,全靠以枪为代表的国家武装力量保家卫国,并让华夏保持好时运。


[12]十三行手枪诗每一句可以写两句,共26行;也可以写四句,共52行。


[13]曲氏韵律13行有明确的起(1.2.3.4)、承(5.6.7.8)、转(9.10)、合(11.12.13)句位。


[14]两头的句子可以是绝句式,不要求对仗;有的句子(7.8)是骈文句,必须对仗。


[15]在国花的评选中,有18个省占58.06%选牡丹,其余的还有梅花、菊花、荷花等。


[16]自古人们就点名呼唤牡丹统领群芳,在国花评选中基本确定。


[17]屠苏最初为茅草房,后来引申为各种档次的房子。


[18]图是本人之前写的“牡丹冠天下 枪诗铸国魂”平仄两韵正式两首,并且亲自写成书法,嵌套在这里,既是回顾,也不破坏全诗正反相间的格式,还诗书合璧,图文并茂,增加了可读性和趣味性。


五、人生践履与手枪诗文创

人生论美学尚真而不唯真唯美,以情统知意,其蕴真含善立美的美情观,突出了人类情感的建构性及与其它心理机能的有机联系,昭示了人类情感提升的理想方向,既是扬弃种种贬斥感情的虚伪的封建伦理,又是抗拒种种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工具理性、实用理性、反理性、非理性的有力武器[3]。人生论美学的“人生”二字既指向生命和宇宙,同时指向人类的现实生存境域,指向日常生活的当下,指向柴米油盐酱醋茶,指向的既是审美的标准和艺术的尺度,也是生命的价值和生存的信仰,由此它不仅对我们的审美趣味和艺术品趣产生积极的影响,也将对我们的生活实践和生命境界产生积极的领引[4]。因此,人生论美学既坐而论道,也起而践行,相互促成而密实无间。

手枪诗坚持我国传统艺术论中的“情本体观”,以情驭真,以情含善,变情为诗,成松竹亭亭十三行,与西方十四行诗并比而立,相互对话,隔洋对唱,而成彼呼此应之势。

手枪诗作为新出诗体,依托互联网写作、传播、弘扬古诗懿范,融合新诗自由德性,可极典雅如诗词,可文白相间风流蕴藉,可脱口而出若打油顺口民谣竹枝词,但是三年多来网络成百上千作者的手枪诗作品为证,纯粹的按韵合辙手枪诗很难奏效,而打油顺口手枪诗也很难奏效,成功的作品必出自作者的激情抵达,情发为第一,理至而诗成为第二,这本身已说明手枪诗的创作心理机制是知情意合一的产物,而现实人生中的生活境遇及由其而激发出来的人的情感、情性则是创意引擎,但是,如果没有暗合着宇宙结构和中国文化美善逻辑的手枪诗外形的约束和导引,则生活化的情感就会肆意泛流,欧美自由诗及当代中国的现代汉语自由诗的最大危机就在这儿,吴思敬说每一个人的当下写成的一首自由诗,自成唯一形式自成宇宙,不无道理,但这只是追求审美之真,而罔顾善美,中国古诗词也追求真,所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无言之诗才是大诗,可是中国哲学和宗教并不蔑视善美,由此诗词曲赋说部导善立美,举凡诗词典赋说部皆

在崇真崇道的前提下,回向人生伦常之善和言辞文章之美,不回避生活现实同时又美言之,曲言之,喻言之。手枪诗创作尊情导情,以既不同于古典诗词又不同于现代分行新诗的“松竹之形”、和“完形结构”将常情、不定情加以美情化并外显为具有浓郁民族风情的新汉诗,可以说手枪诗的创作实践就是是人生论的美学实践。

手枪诗“坐而论道,起而践行”的实践品格,还表现在它的文创产品的开发之中,首先,手枪诗通过网络连通世界,为企业、品牌和个人服务,传播文化正能量,励志导情,有益于社会,网上周阳生、刘祖荣、湘涵、刘永国、简敦亮、祝飞、徐杉、罗培永、朱哲、杨洛、王启成、周海燕、尼言等网络诗人创作了大量手枪诗,黄永健、周阳生、祝飞、徐杉、刘永国出版手枪诗的个人专集或合集,网上网下酬唱接龙讨论交流飞花击鼓不亦乐乎。其次,手枪诗的知识产权Ip,授权给各行各业进行文化+的产品开发,已生产或设计生产“手枪诗酒”、“手枪诗文化衫”、“手枪诗皮具”、“手枪诗镇纸”、“手枪诗茶具”、“手枪诗雨伞”、“手枪诗高尔球”、“手枪诗匾牌”、“手枪诗书画”以及“手枪诗主题农庄”等,手枪诗依托网络的传播效应,迅速与当代文化产业密实结合,在提倡日常生活审美化的当下,以积极主动的诗学姿态,融入生活,融入民间,激活诗情,让美重新回归,让生活从负累中升华,让生活更具趣味、趣韵和创造的力量。

试以2017年立夏网友钱仲炎发表的即兴手枪诗为例

十三行新汉诗

《立夏》

   一 钱仲炎 一

 

春渐归,

立夏到,

春雨滋淫,

月季正俏,

三鲜始上市,

五谷齐嫩娇,

清流耸翠迎瑞,

黄鹂白鹭鼓嘈,

一年之季步高潮,

九宇娇阳当头照,

勿等老,

惜今朝,

来日总比今日好。

 

2017.5.5立夏作

    立夏也就是寻常日子,但是这位作者,从立夏的日常景物中,提炼诗情,化而为韵味趣味十足的十三行诗体,且语语如在目前,句句颇耐品味,立夏这个寻常日子经诗语诗体的凝形美化,忽而蝶化为一个超越寻常日月的“人间词话”。

 

    网络上每逢节假日都有网民自发组织手枪诗接龙,三八节、端午节、中秋节、春节、元宵节、光棍节、母亲节、父亲节、重阳节都出现过同题接龙手枪诗,有的数首,有的长达数十首,里约粤运会期间,有人倡仪以手枪诗接龙助阵中国运动员,于是每诞生一个金牌,旋即有人接龙,场面火热,热闹非凡,作者2016年发动以手枪待接龙写水浒108英雄,以“武松打虎”起首,两个星期内写毕108将,共得200多首手枪诗,网友迅即插图编为诗集,并于微信平台广为推送,以武松打虎比况当下“打虎灭蝇”,手枪诗关注当下,这种诗体形式的寓义和网络接龙的互动体验性快乐,激发了网络作者的诗歌写作热情,其中高手连韵典雅流美固获激赏,既便是草根新手上路,有时也因情真意切不假思索,“脱手”而成佳作。

 


六、美育论与手枪诗的美育涵成


人生论美学倡导美学的人生践行和生命体验,与今日正在热议的对话、体验、互动等话语相与颉颃,而人生论美学的实践品性贯彻到底,不止乎个人的独善其身,更延伸至“兼济天下”,人生论美学“自觉觉他”、“自美美人”,是菩萨情怀,是沂上风度。由人生践行和生命体验进一步延伸,人生论美学走向对人的教育,也即是对于人的美的教育和情的教育(蔡元培),以艺术之心和情韵之美教育国民,陶养国人普遍的超脱的情感。按照梁启超的说法,人人成为“艺术家”必无可能,但是通过“趣味教育”,人人可成为生活向上并能够享用艺术的“艺术人”,[5]。在一个艺术的国度,人们以情度理,以理约守,和平相处,美善共容,共守道德的底线,艺术行不言之教,艺术就是没有教堂的宗教,宗教就是诗韵朗朗的艺术。

虽则梁蔡二家的美育观、艺育观有些“理想化”,但在今天并未过时,今日社会经济独大,金钱称雄,实用主义淹没了理想主义和远方的呼唤,加之大众文化的价值同化,使得人人自甘沦落尘俗,自陷于俗情、媚情、浅情、虚情以至于无情而不自知,生活在物质丰富的当下,经由对于“欲望至死”的反思之后,人类的心灵渴望美的提升,渴望真情、善情和美情的滋润,毕竟,生命不是过一把瘾就死,生命是花的绽放期待果的圆实,人生也不是过山车,人生是格物致知,立已成人。

手枪诗形式严整,有其基本的格律要求,但是手枪诗并不高大上,因为手枪诗不拒绝也无法拒绝“低门槛”,手枪诗创作特点——人人可用手枪诗抒发情感,抨击时弊,相互酬唱,不亦乐乎。但是手枪诗又不是无边放任,搞泛形式主义和无政府主义,它有美情的内在提炼和诗韵的外在推敲双重要求,就美情的内在提炼而言,创作者须诚心正意真情而待,传播正能量为第一要义,目标在情生智觉,由情转识,就诗韵诗格的外在推敲而言,须由辞达意,形象、意象与音韵、音声以至意境、境界和合浑成,雅不避俗,俗自雅化,有了这样的可感知不成文的网络写作规矩,有一些大家都认可的佳作为范本,无论高手或初学都可以在临屏指写的时候,倚情而待,有章可循,有时披情入境,自由畅放,貌以大白话,顺口溜,却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惊奇。

因此,人人可以写、可以发、可以评论互动不断提高创作水平的手枪诗,是当下人生美育的艺术途径之一,自由诗太自由,美情匮乏,古典格律诗词太传统,压聊新感性,手枪诗创始三年多来,渐获同情之理解及创作上批评上的呼应,因此,手枪诗或可为当代人生论美学开辟出一条美情化美育化的诗歌道路。


4d2b79bcb90b2748bc7d065c4891653.jpg

本文标签:十三行新诗紫藤山文化紫藤山诗画黄永健教授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 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网站分类
搜索
文章归档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zitengshan.com 版权所有归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121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