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山黄教授电话:15999638256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学术研究 正文 学术研究

散文诗的两大优势

紫藤山 2019-11-11 学术研究 65 ℃ 0 评论

散文诗的两大优势


                           黄永健 紫藤山


                                (中国松竹体十三行汉诗“手枪诗”始创者)


    自从波德莱尔创立了现代散文诗的范式,散文诗的两大优势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其一,克服诗歌形式镣铐(节奏、韵律、音步、音节、体式等)对于人类自然情感的束缚,[4]使诗歌这一表情达意的艺术形式从人类自己设计出来的诗歌模式中解脱出来,实行人类学意义上的回归,自然和自由是诗歌的最高形式,中国古代哲人程颐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中也者,言寂然不动者也,故曰天下之大本。发而皆中节谓之和,和也者,言感而遂通者也,故曰天下之达道”, [5]人类情感通过语言表现,只要自然而然——“中节”,就能达到“和”的最高境界,和而通,通达道,试想人类早期的诗歌哪有什么形式规范,《弹歌》: “断竹,续竹;飞土,逐肉。”《击壤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 !这两首中国先民诗歌来自生活现场,脱口而出, 它们并不在乎形式而以情感节奏外化为自在自为的语言形式, 事实上古今中外许多大诗人面对各种诗歌形式的限制,都会有意无意在创作时,实施语言的突破, 以成功的事实来颠覆既定的形式规范。李白身处律诗已然发达的盛唐, 可是《蜀道难》、《将进酒》、《梦游天姥吟留别》诸篇全无视形式约束,恣情畅意,杂错成章,龚自珍身处律诗滥熟的清中叶,西郊赏花,情不能禁,一任胸怀洒落,想象联翩,成《西郊落花歌》:


 


西郊落花天下奇,古人但赋伤春诗。 


西郊车马一朝尽,定庵先生沽酒来赏之。 


先生探春人不觉,先生送春人又嗤。 


呼朋亦得三四子,出城失色神皆痴。 


如钱塘潮夜澎湃,如昆阳战晨披靡; 


如八万四千天女洗脸罢,齐向此地倾胭脂。 


奇龙怪凤爱漂泊 ,琴高之鲤何反欲上天为? 


玉皇宫中空若洗,三十六界无一青蛾眉。 


又如先生平生之忧患,恍惚怪诞百出无穷期。 


先生读书尽三藏,最喜维摩卷里多清词。 


又闻净土落花深四寸,瞑目观赏尤神驰。 


西方净国未可到,下笔绮语何漓漓! 


安得树有不尽之花更雨新好者,三百六十日长是落花时。


 


    《西郊落花歌》主要以七言成句,但时有情怀激荡的细节内容无法纳入古歌行体整饬的形式,于是突破、变形,至定庵先生目睹落花,别生非凡意象,感情激烈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时,他干脆就用 “安得树有不尽之花更雨新好者,三百六十日长是落花时” 这个散文句式,来表现他的这个特殊的发现, 说他出奇制胜、自然取胜皆无不可, 但是他绝不是以形式取胜。散文诗的“散文”精神正是人类在现代体制操控之下,性情本体骚动不安,而试图对外在压制进行反叛和颠覆的人文征候,散文诗的“散文”精神其矛头所向,是各民族成熟的诗歌格律,是现代社会压抑人性的体制现代性。


    中国散文诗的创始人刘半农在《我之文学改良观》一文中指出要对古代韵文进行改良,原文:


 


    韵文之当改良者三韵文对于散文而言,一切诗赋歌词戏曲之属,均在其范围之内。其赋之一种,凡专讲对偶,滥用典故者,固在必废之列。其不以不自然之骈俪见长,而仍能从性灵中发挥,如曹子建之《慰子赋》与《金瓠哀辞》,以及其类似之作物,如韩愈之《祭田横墓文》,欧阳修之《祭石曼卿文》等,仍不得不以其声调气息之优美,而视为美文中应行保存之文体之一。


 


    刘氏此文提出的一些建设性的意见,如古代散文改良三策的破除迷信、文言白话相互融通、不用不通之文以及诗体改良三大措施的坏旧韵重造新韵、增多诗体、提高戏曲对于文学上之位置等,直至今天仍然具有现实的针对性,中国古代韵文(诗赋歌词戏曲)必须改良(不是革命),既使是专讲对偶滥用典故而必须废除的“赋”,其中不是以形式取胜,而是从性灵中发挥,能够发挥诗歌自然和自由精神(散文精神)的特殊变体,如曹子建之《慰子赋》与《金瓠哀辞》,以及其类似作品,如韩愈之《祭田横墓文》,欧阳修之《祭石曼卿文》等,也应该加以保存,因为这些古典散文诗(类散文诗、前散文诗),克服了“赋”体的形式镣铐对于人类自然情感的束缚,使诗歌这一表情达意的艺术形式从人类自己设计出来的诗歌模式中解脱出来,实行了人类学意义上的回归。


 


    其二,对于审美现代性的张扬。波得莱尔自称模仿贝特朗,波氏模仿其形,却变换其质,《巴黎的忧郁》阴郁、乖张、甚至显得有些精神裂变(如《把穷人打昏吧》、《恶劣的玻璃匠》),现代人在都市所遭遇的“震惊”、“失神”、“张皇无措”、“恶心”、“颓废无聊”、“犯罪冲动”等等现代的喜、怒、哀、乐、爱、恶、欲和色、香、声、味、触、法(七情六欲),在波德莱尔的“小散文诗”里得到了经典性的表现。当然,现代主义艺术的主旨也即今天我们所说的审美现代性,现代小说家卡夫卡、加缪、萨特,现代诗人里尔克、艾略特、庞德、桑得堡、金斯伯格,现代剧作家贝克特,现代画家爱德华·蒙克等都在小说、诗歌、戏剧和绘画中加以张扬和突显,可是波德莱尔既为现代主义的鼻祖,而其《恶之花》、《巴黎的忧郁》又可以看作是现代主义文学的先声,因此,发生学意义上的散文诗便因为抒发现代之情(张扬审美现代性)而具有了其特殊的抒情内容和抒情风格,事实上直到今天世界散文诗的主流包括当代的后现代散文诗还是波德莱尔式的——内倾、反叛、矛盾、冷嘲热讽、忧伤不已。


    散文诗倡导散文精神,以散文的形体舞蹈,在波德莱尔那儿,并没有字数、段数、音节、音调、押韵、对仗等形式上的规定,因此,这种短小的(相对长诗、散文、小说而言)、充满诗意的、乐曲般的、没有节律没有韵脚的散文,必然会会在张扬散文精神的同时产生文类变体,也就是说散文诗这种由散文和诗歌糅合而成的,被偶然命名(波德莱尔)后来又不断被批评家“建构”起来的新文类,由于自身的包容性、可塑性而导致其外部形制和内部思想的多重演变。


u=972865074,1673061386&fm=26&gp=0 (1).jpg


本文标签:十三行新诗紫藤山文化紫藤山诗画黄永健教授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 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网站分类
搜索
文章归档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zitengshan.com 版权所有归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121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