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学术研究 正文 学术研究

从人的角度看散文诗

zitengshan 2018-10-15 学术研究 35 ℃ 0 评论

从人的角度看散文诗

   黄永健

我们讨论散文诗有几个前提必须加以界定。

1、散文诗是现代诗的一脉,其审美意识具有鲜明的现代主义色彩;2、散文诗是人写出来的,不同时代的人写出来的诗在内容、思想观念和情感态度上是不一样的;3、中国散文诗是一种现代诗体,它与古典诗词曲赋既有传承关系,又有反叛挣脱的态势。

我们讲现代诗,言外之意必有一个古典诗,按照法国象征主义诗人马拉美和兰波等人的观点,诗(纯诗、元诗)不分古典现代都是诗,这话从本质上看不错,诗和其它艺术一样,通过不同的媒介(语言、色彩、线条,节律、形象)表现思想,也即中国古人的“诗言志”之“志”和海德格尔所谓的“诗言思”之“思”,不过我们要注意,这种诗学观点有意淡化人的感情、感性而作哲学的观照,在很多世代只能是一种哲学的空想,诗虽说必抵达真理,但在不同时代、不同种族、不同环境(借用丹纳的观点)的话语氛围之下,诗要通过面貌各异、内容不同、情感殊异的文本来显示、表现、抵达真理,而所谓真理无非是表述人类对宇宙的终极看法,对生命的终极看法,虽则最终的看法可能大同小异,但它的感受方式就很不一样了。台湾的徐复观先生有一个很独特的看法,不妨引用来说明散文诗的现代性特征,他说历史上的艺术有两类,一类称之为驯顺主义的艺术,它主动迎合那个时代的价值观,并以艺术的方式对那个时代的主流价值观的建设推波助澜,比为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艺术对于那个时代主流价值观——人道主义和人文主义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另一类称之为逆反主义的艺术,它反对那个时代的价值观,并以艺术的方式嘲笑、质问、挑战那个时代的主流价值观,比为现代艺术就是一种逆反主义的艺术。两种艺术有时迎合社会有时反叛社会,但从巴赫金的对话立场来看,都是一种“狂欢”式的对话,感性与理性的对话,主流与边缘的对话,都是试图在对话中领悟、抵达直理,散文诗以其冷峻、孤绝的语言态势从一开始(波德莱尔)就是表示对现代异化社会(阿多诺)的强烈质疑和审视,并在这种情感态度剧烈冲突孤绝的文本中表示现代人对生命的本真状态的呼唤和寻觅,它存在的价值也在这儿。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散文诗几经变异,在不同时期,这种冷峻、孤绝风格的散文诗有时得到强化,有时又因时代的诗语环境的制约而转变风格,对于散文诗在中国社会的风格变异,仅从文体上看可以认为它们依然是散文诗,即以散文的形式(分段、叙述、白描、议论、说明………)写出诗的情思,同时又有诗的特证:音韵之美、节奏之感,顿挫起伏之态(即诗的传统意义上的整齐律),但从散文诗这种与其它现代艺术文本同其魂魄的“现代主义”美学取向来看,它们就不是发生学意义上的散文诗,这样说可能会招致“唯西方现代主义马首是瞻”的质问,但我们一定要明白,中国自晚清以来确实在实行现代化,西方人在现代异化社会里所面临的人的感性上的困境,我们中国人何尝不曾同样感同身受,又或者可以说在现代社会里,中国人精神上感情上的分裂性的痛楚竟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就是八十年代以来我国散文诗为何又重归现代主义的内在原因,散文诗发展到后现代社会,随着人本主义价值观的解体,其所宣扬的所谓“哲理”、“思想”又遭遇到了质疑,因此,在后现代社会里散文诗会不会像别的现代派艺术一样被人为地解体或颠覆,对此,我也深深地表示怀疑。

散文诗是人写出来的,中国的散文诗是中国的诗人写出来的,那么我们就有必要对“人”这个既是动物性又是社会性的存在物作一番打量,诗歌里面当然有动物性的因素,如现代大陆流行的“下半身”写作,有没有价值,我认为它有价值,它通过对人的动物性的呈示肯定人的人性的原始状态,感性状态,并以这种感性状态揶揄当下中国人的金钱价值观,自有它的一种文艺的价值,而实际上人的动物性和感性因素、感情因素会在不同的社会状态下有所不同的表现,在前现代社会里,西方人把灵魂交付上帝,在上帝的光辉里人取得一种平衡安静的心理状态,东方人把灵魂交付神佛和礼乐秩序,在人与自然的大呼吸中取得平衡安静的心理状态,可是到了现代社会,科学、理性变成了另一种宗教取代了我们习以为常的旧宗教,人的感性与这种在趣味上和本质上都格格不入的科学、理性一经遭遇,便冲撞出强烈的反叛心态,感情这个东西它以为里面深藏着宇宙的终极真理,它死死也不愿放弃自己诉说的权利和诉说的机会,于是在科学和理性的压抑、挤逼之下,便焦急、杂错成一种空前的矛盾,胶着、孤绝的状态,“现代人是活在自我的心里的”,这句话非常逼真地道出了现代人的精神处境,你比较一下现代的农村人和城里人,农村人外表活泼,内心宁静,而城里人外表冷漠,内心骚动,散文诗就是表现这种骚动,它也像“下半身”写作一样,借人的内在感性的鲜活激荡肯定人的本性和现代社会里人的更加复杂化的社会性现实。我在专著《中国散文诗研究》中把这个东西作为散文诗的本体来处理,从利于理解和说明这个角度来看,这种提法对于解释散文诗的个性、独特性不无新意。中国散文诗作品中有一些优秀杰出之作,有意无意间表现了这种现代人心理中动物性、社会性和智慧性的结合,因此成为成功的散文诗,但也有大量的作品未能深达散文诗之情感内核,浮光掠影,不具代表性,是平庸或无聊之文。

中国散文诗要承袭传统,但只传袭传统的诗法,不能承袭传统的诗意,所谓诗法是指诗的语言上的技巧,语言的排列组合所造成的形式和惊奇效果,在这方面东西方俱有丰厚的传统作为现代散文诗的文本操作借鉴的宝库,我们不要传统的诗意,传统的诗意是诗情画意,是惟美主义的自然主义的东方哲学的感情的表现(黑格尔),可是我们现代的生存哲学不是自然主义,不是惟美主义,可能将来全球文化重新归宗于自然主义惟美主义的未来生态主义,但我们现在的生存状态绝不是,因此,我们不能虚情假意地歪曲现实,篡改现实。现代汉语不同于古文,而我们痛恨西化要回归古文也不可能,现代汉语已是我们现代中国人的习惯表达工具,那么我们也只得尊重现实,尊重现代汉语,在散文诗操作可能的范围内,揭示现实,抒发感情,建造当代的散文诗结构和范畴。我们必须牢记,现代汉语虽然在语法上充分西化了,但在语义上、语音上、字形上葆有汉民族的性灵之魂,这是永远也西化不了的,用现代汉语依然可以写出现代中国人的散文诗,而不是现代马拉美现代纪伯伦的散文诗。

总之,散文诗与时代,与人,与民族审美惯性都有干系,元诗是一种哲学,是诗的歧途和畏途。作为一名散文诗作者,必须大致了解中外散文诗的历史,了解一些经典名作,了解一些社会学和人类学的知识,在感性、社会性和智慧性几方面有所积累、创化,才能写出有个性有特点的散文诗。从创作这个角度看,人最重要,因为人天然性要在时代中领受他的那份独特的动物性、社会性和智慧发现,但人与人又不一样,中国古人说上焉者以神听之,中焉者以意听之,下焉者以耳听之,散文诗诗人切忌以耳目道听途说,而要以神,以意去听取并进入时代的呼吸,时代的大呼吸!

 






本文标签:十三行新诗,紫藤山文化,手枪诗,紫藤山诗画,黄永健教授,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 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文章归档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本网站建设由 实战100 做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6 zitengshan.com 版权所有归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121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