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学术研究 正文 学术研究

紫藤山:为纪念余光中先生而旧调重弹

zitengshan 2017-12-29 学术研究 92 ℃ 0 评论

 

为纪念余光中先生而旧调重弹


      

    在沉痛悼念爱国诗人余光中先生之际,我发表电子书<诗与随笔>》以祭之,表达我的哀悼。昨天选刊的《再见吧,卢老先生!》,是与我的随笔《火种》有内在联系,是父子关系。为了便于读者明了此儿子的来历,特将其老子端出来示众。这是倒行逆施手法,先有注解,后出诗篇。怪乎哉不怪也。


火     种


(现代神话)


一吴伯贤


    有的诗人一个劲地写啊写,一个劲地向各个群发呀发,似乎是个多产作家,多产诗人。本人今年72岁,与上述诗人走了一条相反的人生小道。我与他们不一样,我呀,一个劲地写啊写,一个劲地往书箱子里藏呀藏,似乎是个吝啬鬼,要带进棺材去。前天突发心绞痛入院抢救,一边输液,一边用手机发了一封《绝笔手枪诗》。注明“不押韵",因情况紧急,无心斟酌韵律。没想到黄老立刻将该诗转发微信群。微信朋友得此消息,鼓励我挺住,別学海子去卧轨。朋友的情谊增添了我和阎王周旋的力量。阎王说,你有一事没完成,回家去,把你写了50年的那些手稿给我统统烧掉,不要污染了中国这块五千年的净土。我有幸逃过了一劫。回家打开书箱一看,两看,三看,一把火,两把火,三把火……将我的手稿烧了个精光。香港的一位诗仙,叫卢泽汉,他怎么知道我自焚书稿呢? 怪了,噢,诗仙,80高龄的老诗人。他与香港诗人恒虹商议,把吴伯贤的火种引来烧荒,把诗坛上的十大怪像,让它们统统见鬼去。恒虹立即行动,将我请去,说我要是去了,定能见到卢老。恒虹说: "新诗百年,不能再放任了。“ 他们要清理诗坛。于是乎,我从身边揪了个稻草人(注1),将我手稿的自焚之火点燃草人,一路撂啊撂,恒虹把我带进了维多利亚港500人的大船上,把那大船通体照了一下,哈,假诗人们一个个跳海溜了。我给卢老诗仙说,我也给你献个礼吧。我的诗叫”贤体新诗",由旧词加旧诗,经过韵律改革,删繁就简改造而成。旧词部分改成新诗后,主叙事; 旧诗部分,去掉平仄,保留押韵。形似旧体,实为自由小诗,主画龙点睛。两者相辅相成。没想到卢老勃然大怒,亲手往我脖子上沉沉地锁上两块招牌: 一块叫"百年新诗怪胎",一块叫"张勋复辟”。哈,吃力不讨好,于是乎,我又立刻自燃,烧掉重来,于是又给卢老交了一篇象模象样的港式新诗: 再见吧,卢老诗仙!

请各位诗仙继续点评,本朽将继续自焚,纸船明烛照天烧。      2016.4.3


001NhOjbzy7gEnjcuOQb8&690.jpg


附:  贤体新诗一首

    (所谓贤体,即提倡新诗旧诗散文随笔注解等融为一体,反对互相排斥。此篇乃新诗与随笔及其注解的祖孙三代关系,互为引证。)

     

  再见吧  

  卢老诗人


走着,走着,

怎么走进了

诗人的队伍

难道这是

我的归宿

我的终点

在哪里

卢老先生

在香港等你


哈哈

我来了

卢老先生

您的手里

舞着

两把大刀

一把刀上

淌着黄老的鲜血

另一把上

沾了几根

被您称为

百年新诗怪胎的

毛毛


你不忍心

剁掉我的大腿

只砍我手中的

稻草人(注1)

我点了一把火

撂啊撂

您让恒虹

把我领进了

诗人扎堆的

维多利亚港

在那5OO人的

巨轮上

见到了您

八十高龄的

老前辈


诗仙呀

你的刀

不该去捅那个

手枪诗

她是您的

情人

她会按摩你的大腿

知道你的心

太累

你要斗那

中国诗坛上的十大

怪类


你的刀

为什么把我剃得

面目全非

还给我

挂上了

两块牌子

一块叫

新诗百年怪胎

一块叫

张勋复辟


这么沉重的牌子

挂在我这七旬老人

的脖子上

多么的无情

我像那古代的武士

盔甲护身

费劲地

撂着火把

帮你在诗坛上

烧荒


你的刀

不刺我的心

只砍我

手中的

稻草人

我明白了

您叫我来的

用意

你一刀下去

猛吼一声

这不是诗

只是

散文


你的话

一言九鼎

一颗威力无比的

原子弹

从此

我的朋友

再也不和我较劲


我累了

我完成了

一件大事

那就是

帮您老人家

在香港的诗坛上

点火烧荒

打假从这里

开始


永別了

因为我不是诗人

我不去当

张勋

我愿作

中国诗坛上

为了古为今古

作点努力的一个

怪人


来吧

用您的刀

刺向我的胸膛

就怕你的刀

变成一堆废铁

要知道

我也曾

拜师学艺

练得一手

灵魂出窍的

技艺


我的魂

令你的船

改变航向

你的前面

是冰山

你的刀子

砍错了方向

你要是再不转向

泰坦尼克

要你与她作伴


我不愿看到

你沉入洋底

希望你

乘风破浪

永远前进

中国的古诗友们

在那五千年的大船上

欢迎你


您的船上

只乘新诗人

显得气量不够

我要把你的船

连上那

五千年的大船

一道前进


前进吧

这不是倒退

新诗与旧诗

並行不悖

別把友人当敌人

我和那个手枪诗的

发明人

是你的友人

咱们一道

打击那

滥竽充数的

假诗人


我手中的稻草人

已成了灰烬

我的使命

已经完成

谢谢您

助了我

一臂之力


再见吧

卢老诗人 (注2)


2016.4.3


[注解1]: 稻草人,隐喻冯金斌先生把一篇很长的散文归为诗,到底这是诗还是散文,我与诗人们发生了争论,最后由卢老先生定论,这不是诗,是散文。一言九鼎。他助了我一臂之力,结下了深厚友情。

[注解2]: 卢老先生,乃卢文敏,原名卢泽汉,1939年出生於香港,祖籍广东新会,毕业于台湾師大国文学系。香港第一代新诗开拓者,爱国诗人。其代表作有: 短篇小说〈隧道亡魂〉,〈魔域翡翠〉,〈同心石〉,〈陆沉〉等,诗人路雅将出版十人诗集,其中包括〈卢文敏诗选〉。其它未发表作品正在整理中。

 

001NhOjbzy7gEnlV4Ryb0&690.jpg

本文标签: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 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网站分类
搜索
最近发表
文章归档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本网站建设由 实战100 做技术支持

    Copyright © 2016 zitengshan.com 版权所有归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121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