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山黄教授电话:15999638256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学术研究 正文 学术研究

答谢紫藤君

紫藤山 2021-08-29 学术研究 86 ℃ 0 评论

答谢紫藤君

 

黄永健(笔名“紫藤”),安徽肥东人。深圳大学文学院、艺术设计学院教授、作家。文学硕士(北京语言大学)、哲学硕士(香港科技大学)、艺术学博士(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十三行手枪体汉诗创始人。所谓“手枪体”就是以3344556677337行式排列,诗形貌似一把手枪。他首创此体,在网上发布,渐成气候,居然还弄了个“创邑031文创园”,致力将其打造为深圳小而美的创意园范本,成为融合创意办公、暖心居住、潮流街区的文青打卡圣地和城市生活新地标。园中开办了“十三行汉诗文创展”等多项活动。

没想到永健兄居然以手枪体写了下面这首诗,一个手枪体的活标本:



 

读万龙生《我的诗人梦》

题记:从深圳读到哈尔滨,从飞机上读到万豪酒店,从文字读到龙生、诗胆···

 

紫藤山(黄永健)

 

嘉陵江

上园行

行行止止

泪出酒痕

不忍陈情表

乃能履薄冰

死水激动红烛

老来格外童心

多么广阔的生活

多么诡异的人生

巴山夜

怜华姐

天上吹着蒲公英。

 

这实在让我感动。因为他是在万里旅途、万米高空读完了拙著《我的诗人梦》,而且确实读进去了。只要熟悉此书的朋友,就可以认定,诗中概括了书中的主要内容,而且肯定了我的诗歌理念。当然没读过此书,就有些费解了。我也无法一一注释,那毕竟过于麻烦。只举几个例子吧:“不忍陈情表”,出自《“三春晖”颂》,是我悼念母亲的文章,其中有怕读李密《陈情表》之意;“怜华姐”,出自我纪念难友、初恋情人《给华姐》一文;“天上吹着蒲公英”,是指我的处女作《蒲公英》一诗。其他几乎句句有来历,引起我久远的回忆。

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我也写了这样一首“手枪诗”,答谢紫藤君:



 

南到北,

伴君行。

一卷在手,

阅我一生。

乃以十三行,

微妙述且评。

与君从未谋面,

不意竟成知音。

殊途同归为诗律,

为继闻何苦用心。

深渝远,

微信近,

何当对酒议复兴?

 

闻何,指闻一多、何其芳;深渝,即深圳、重庆;末句当然是指汉诗之复兴。余不赘也。

                     2019·9·7渝州悠见斋

【补记】2021年6月17-19日,我和黄永健先生一道参加在渝北悦来举行的第七届汉诗评论名家国际论坛,由“神交”到面见,自然喜不自胜。会后还约其与陈敢、赵青山二位同去袁家岗艺真斋咱们研究院的活动基地与部分研究员会见、交流,共进晚餐,尽欢而散。



本文标签:紫藤山文化十三行新诗紫藤山诗画黄永健教授手枪诗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 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网站分类
搜索
文章归档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zitengshan.com 版权所有归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121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