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山黄教授电话:15999638256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学术研究 正文 学术研究

【深大讲稿】 谈谈格律体诗的命名

紫藤山 2021-10-14 学术研究 24 ℃ 0 评论

          谈谈格律体诗的命名

   

(本文为《音步 格律 现代汉语诗》之第二节)

 

        铁舞


 

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的第二个观点是:经过韵律分析而看到的主要音步种类和数目,决定一首诗的格律。

在英语诗里,一首诗的格律是每一诗行中音步的性质加音步的数目(如抑扬五音步格,扬抑抑六音步格)。

我发现英语格律诗的命名和中国格律诗的命名在方法论上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相同的地方,是都重视音步这个最基础的划分。英诗讲抑扬规律,古汉诗讲平仄规律。中国的有些翻译家,把凡讲抑扬规律的英诗都叫做格律诗的。但在中国我们说的格律诗指的不会是诗经、楚辞、乐府,元曲,指的大多是五七言的律绝和宋词。说诗经、楚辞、乐府,元曲,有韵律,这话没问题,但通常我们不说这些都是格律诗,我们指称一首诗为格律诗,具有体的含义,即有特殊体式规定的格律诗,也就是格律体诗;可见格律体诗的命名明显是严格意义上的诗的类型命名。

我是赞成严格意义上的格律诗命名的。不能因为诗是有韵律的,把所有的诗都认作格律诗,要这样,格律诗的命名是没有意义的。也许相对于自由诗的命名,格律诗的命名才可以成立。那是另外一个定义域。本文所指的格律诗通常所指格律体诗。这样不至于茫然的把相对于自由诗的写作的诗歌都看成是格律体诗,那样格律体诗的权威就没有了;当然,那种写作可以称作韵律写作,或韵律风格的写作。其实,自由诗的写作不能说完全是无韵律的写作,区别在于,前者是操练型的,后者是自由型的。

说起英诗,我们自然会想到被称为商籁体的十四行诗,公认为这是格律体诗,我们不会把莎士比亚的《A Madrigal》也说成格律体诗的。我们以屠岸译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8首为例,来感性地认识一下格律体诗。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Rough winds/ do shake/ the dar/ling buds /of May,

And sum/mer’s lease /hath all /too short /a date;

Sometime/ too hot /the eye /of hea/ven shines,

And often /is his /gold com/plexion/ dimmed;

And eve/ry fair /from fair /sometime /declines,

By chance /or na/ture’s chan/ging course/ untrimmed;

But thy/ eter/nal sum/mer shall /not fade,

No lose/ posses/sion of /that fair/ thou ow’st,

Nor shall/ death brag /thou wan/d’rest in/ his shad,

When in /eter/nal lines /to time/ thou grow’st.

   So long/ as men/ can breathe /or eyes/ can see,

   So long/ lives this, /and this/ gives life/ to thee.


微信图片_20211014162606.jpg


我们看到这首十四行是四四四二体,传统意大利是四四三三体;莎士比亚采用三个四行和一个双偶句,再充分铺垫之后用两句结束全诗,点明主题。这个百度上查到的抑扬格划分,以元音为单位。译成汉语:

我能否|把你|比作|夏季的|一天?

你可是|更加|可爱,|更加|温婉:

狂风|会吹落|五月的|娇花|嫩瓣,

夏季|出租的|日期又|未免|太短;

有时候|苍天的|巨眼|照得|太灼热,

他金光|闪耀的|圣颜|也会|被遮暗;

每一样|美呀,|总会|失去美|而凋落,

被时机|或者|自然的|代谢|所摧残;

但是你|永久的|夏天|决不会|凋枯,

你永远|不会|丧失|你美的|形象;

死神|夸不着|你在他|影子里|踯躅,

你将在|不朽的|诗中|与时间|同长。

只要|人类|在呼吸,| 眼睛|看得见,

我这诗|就活着,| 使你的|生命|绵延。

Wo nengfou bani bizuo xiajili de yitian,

Ni keshi gengjia keai , gengjia wenwan;

Kuangfen hui chuiluo wuyue de jiaohua nengban,

Xiaji chuzu de riqi you weimian taiduan;

Youshihou cangtian de juyan zhaode tai zhuore ,

Ta jinguang shanyao de shengyan yehui bei zhean;

Meiyiyang mei ya,zonghui shiqumei er diaoluo,

Bei shiji huozhe ziran de daixie suo chuican;

Danshi ni yongjiu de xiatian juebuhui diaoku,

Ni yongyuan buhui sangshi ni meide zingxiang;

Sishen kuabuzhe ni zai ta yingzili zizhu,

Ni jiangzai buxiu de shizhong yu Shijian tongzhang.

Zhiyao renlei zai huxi, yanjing kandejian,

Wo zheshi jiu huozhe, shinide shengming mianyan.

 

这个汉语拼音的音步能以元音单位来划分吗?只能大致的划分,更实用的划分是按实际朗读的语顿来划分,这种语顿就是实际的音步。我们再来看同一首诗的不同翻译,梁宗岱译文:


微信图片_20211014162616.jpg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它|可爱|也比它|温婉:

狂风|把五月|宠爱的|嫩蕊|作践,

夏天|出赁的|期限|又未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有时|照得|太酷烈,

它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蔽:

被机缘|或|无常的|天道|所摧折,

没有|芳艳|不终于|凋残|或销毁。

但是|你的|长夏|永远|不会|凋落,

也不会|损失|你这|皎洁的|红芳,

或死神|夸口|你在|他影里|漂泊,

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存,|并且|赐给|你生命。

 

和屠岸的译文不同,梁宗岱的译文采用齐言的形式,每一行12个字。屠岸的译文和梁的译文都采用每行五顿(在此,我们把顿一律称之为音步),以对应原文抑扬格五音步。梁译文提供了一个每行12字五音步的齐言形式,与屠岸的自然五音步形态形成了对照。读来我还是觉得屠岸的比较自然亲切,梁的书面语比较华美,如“炳耀的金颜”“皎洁的红芳”,浓度有点高。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有些诗行似乎既可以划成五个音步,也可以划成六个音步,同样一个字,如“或”,有时可以做一个单音步,有时则以弱音步出现。音步的划分和具体呈现,与实际语读有关;而同一个句子,不同的朗读者又会有不同的处理。所以,我们难以有一个不变的测定标准。这和英语诗歌类似。今天,在中国写十四行诗的人很多。恐怕最有资格被视为一个引进的格律体诗的就要数这个商籁体了。我从写作这角度发现了两种形式。我一直有个意见,十四行格律体的中国形式不能搞得五花八门,应该定“尊”,先定一尊,而后二尊、三尊……。十四行可以是四四四二体,也可以是传统意大利的四四三三体,可以齐言,也可以自然言,都以五音步为标准。其余都为变体。闻一多说,十四行诗体其不长不短相当于中国的律诗。他在《《律诗的研究》里有个“不短不长”的说法,见之“章的边帧”一节,文中说“律诗乃抒情之工具,宜乎约辞含意,然后句无余字,篇无长语,而一唱三叹,自有弦外之意。抒情之诗,无中外古今,边帧皆极有限,所谓‘天地自然之节奏’,不其然乎?故中诗之律体,犹之英诗之‘十四行诗’(Sonnet)”不短不长实为最佳之诗体。律诗八句为一章,取数之八,有非无谓。盖均齐为中国艺术之特质,八之为数,最均齐之数也。“中国律诗则以句行、平仄而定。





这是讲引进的西方诗体,顺便说说另一引进的诗体柔巴依。我个人意见不是所有的四行诗都能称之为柔巴依的。

柔巴依的精气神不仅表现在形式上,它还有自身的内在要求,在气度上不合,就败坏了它的名声:在我国维吾尔族,它是诗中之诗。上海的黄杲炘把波斯语柔巴依统一翻译成每行12言。在翻译初期,由于认识的不同,翻译作品有超过十二言的,这些作品不能完全排斥在柔巴依这种诗体之外。现在有人说,倡导柔巴依,需要更加严谨,更加规范,12字就12字,这是格律诗界认同的。这需要做一些新的考量,异族的文化拿过来时,不能不加以选择,无条件地接受。我们要借鉴异族文化精华,加以改造利用,使它成为在坚守原来诗体特征的基础上,更加符合本民族,现代汉语规范的一种新诗体。只有高标准,才能出精品。但是,在考虑12字句式汉语柔巴依的时候,我发现了维吾尔族柔巴依不是12字句式的,据说维吾尔族也是从波斯语柔巴依借鉴过来的,而波斯语柔巴依更是从我国的绝句借鉴过去的。至此,问题又可以进一步拆分,第一,维吾尔族是我们祖国民族大家园里的一族,柔巴依是维吾尔族和许多中亚民族的一种古典诗歌形式,每首四句,内容往往带有本民族的色彩,这种短小精炼的形式,便于直抒胸怀。他们用汉语写作柔巴依,代表诗人克里木-霍加的诗,一行保持在15-16字左右,诵读时的音波绵长柔婉,比12言情感容量更大,为什么不能以此为宗呢?为什么一定要12字一行呢?维吾尔族的的诗人的柔巴依每行都有十五、六字,哪个更像柔巴依呢?用字数规定齐言标准在古汉语里行得通,在现代新汉语里硬性这么要求常有不当的时候。还不如用音步来规定柔巴依的长度较好,比如,五个音步,或六个音步的。不管怎么说,体现柔巴依的原质,这是主要的。必须小心命名自己的四行诗为“柔巴依”——因为它是“诗中之诗”——如果愧对这个称号,就称一般四行诗就是了。还有一个问题,既然波斯语柔巴依是受我国唐诗绝句影响,为什么不把我们的现代汉语柔巴依四行诗直接说成现代绝句呢?当然,绝句也是,没有绝味,不要称绝。有人说,只要不滥竽充数,也就行了。写诗离不开一个乐字,就是苦吟,也是苦中作乐,乐在其中。——我看有许多滥竽充数,因为它们不是诗中之诗。羞愧!在情绪和认知上,我们可以调整一下,把10言12言的对标五绝 15-16言的对标七绝。这样汉语柔巴依可以有两个格:一是黄杲炘老师的十二言翻译格,还有一个就是我国维吾尔族的柔巴依,在感情上我觉得他们用汉语写作的柔巴依格,更接近柔巴依原质。

我们不妨读一首克里木-霍加的柔巴依诗:

        柔巴依

                     克里木-霍加

浓露为你的彩裙镶上了银色的花边,

寒霜在你的眉间留下了殷红的痣点。

祖国呵,你宛如质朴、坚强的农妇,

此刻满襟兜着新熟的果实从田野归还。

我曾经创作过一首直接命名为《柔巴依》的诗,长短宗的就是我国维吾尔族的柔巴依,却不是直抒胸怀的,充满了江南人细软绵长的描述。真是:江南为桔,江北为橘。同时也包含了我对“柔巴依”这个音意并茂很洋气很贵族的意味的领会。

柔巴依

                    铁舞

月亮还没升起 这时候我先在纸上画伊

画伊湛蓝的天空里一轮月亮 小如粒粒

那光晕是银色的 一只小鸟栖停在枝上

而后啊我在一株木莲花下手握一枚银币




                   2021.7.16

 

提出这样的问题,同样也适合理解十四行诗,“商籁体”的汉译同样是音意并茂很洋气很贵族的。我们可以有自然言体,也可以有齐言体的十四行诗,但必须认识到齐言对现代汉语的表达会带来难以避免的机械性。




世间的事物如其所是,它总是按照它自己的样子存在着;但也有令人惊奇的是:有些东西表面上看是两个东西,深层逻辑上却又是相似相连的。比如,商籁体十四行和七律,柔巴依和绝句,在逻辑结构上恰恰都是对应的。我们一直在寻找和创造所谓的新格律,就有点好笑。明明已经有成熟的东西摆在眼前了,还说自己不成熟。现代汉语相对于古代汉语,现代汉语诗的白话写作受之于翻译诗的影响,既然如此,它有现成的格律体,就是十四行商籁体和柔巴依四行诗,它直接对应于我国古代的律、绝。应该说,现在已经有很成熟的表现了,重要的是写出好作品。古代的格律体诗,处于至尊地位的就是五律、七律,五绝、七绝。现代格律体诗并不需要搞得五花八门。



本文标签:紫藤山文化十三行新诗紫藤山诗画黄永健教授手枪诗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 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网站分类
搜索
文章归档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zitengshan.com 版权所有归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1210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