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山黄教授电话:15999638256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最新资讯 正文 最新资讯

微信时代的紫藤山松竹体手枪诗

紫藤山 2016-12-07 最新资讯 395 ℃ 0 评论

微信时代的“手枪诗”(宝安日报10月15日 文唐诗)



唐诗
微信时代的“手枪诗”(宝安日报10月15日 <wbr>文 <wbr>唐诗)

   多年来一直从事散文诗理论研究及创作,一次偶然的思想火花让他创作出“手枪体”汉诗,并在“首届中国桃花潭诗会”上获得“网络发展创新奖”。12日下午,深圳大学教授黄永健做客文化茶座,与宝安读者分享他对现代诗写作、发表、传播等方面的见解。


“手枪体”诗歌的诞生


   出版了《深港散文诗初探》《中国散文诗研究》等多部著作的黄永健在研究与创作之余,很想在现代新诗与大众之间找到一条新的出路。2013年12月的一个晚上,他的一位发小通过微信给他发来一张图:在冰天雪地里,四周昏暗,一位女子持桅灯站立于荒郊的一处凉亭边,像在默默等待远方的归人。得知发小的丈夫身在国外,她一人在病房里输液,黄永健很想安慰她,便即兴写了两行三言诗发给她,后又续写了两行四言、五言、两行六言、两行七言,最后是三言和七言。随后,他把整首诗合起来发给这位发小:


怎么写

愁死鬼

手执桅灯

伊人等谁

终南积雪后

人比清风美

古今离多聚少

长恨望穿秋水

知音一去几渺杳

暗香黄昏浮云堆

不如归

不如归

好梦君来伴蝶飞!


  远在合肥医院里输液的这位发小看到这首诗后,问黄永健是什么体的诗歌。黄永健看着手机屏幕,脱口而出三个字——“手枪体”。这位同样研究新诗的发小非常认可黄永健的创新。黄永健说,就此,“手枪体”新汉诗诞生。


   其实,黄永健给自己创造的诗歌体命名,并不是随口说说——“手枪体”诗歌外形排列很像一把手枪,有枪口、枪身、枪把。同时,它又酷似长松披竹,松枝竹竿合为一体,因此后又被称作“松竹体”新汉诗。


   黄永健说,与大多数“西化”汉诗的区别是,他的“手枪体”诗歌更加重视理、事、情,以“梨花”写法起首,越写越古雅流丽,具有雅俗共赏的特性。此外,“手枪诗”注意押韵,平仄间隔、换韵,有一定的形式和规则,展现了改变新诗、重塑汉诗诗魂、传递中华文化真性情和正能量的鲜明特点。


   在黄永健看来,诗歌太自由是当代新诗最大的问题,太西化则是一部分流行诗歌的卖点和盲点,而哲学性太强的诗歌不接地气,让人很难理解。黄永健创造的“手枪诗”由三、四、五、六、七言传统主流诗体依次排列,把诗经、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各类形式囊括其中。


“手枪诗”贴近生活和时代


   1916年8月,胡适写下中国第一首白话诗《两只蝴蝶》,发表在1917年2月的《新青年》杂志。自此,一个不同于汉赋、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的文体开始出现——中国的现代诗歌开始了蹒跚学步。纵观新诗的世纪演化历程,刘半农、郭沫若、闻一多,包括试图以十四行诗固定汉诗形态的冯至等现代著名诗人都在诗体重建上做出了巨大努力。但是,新诗的诗体重建在上个世纪的进展仍然比较缓慢。


   反思新诗走过的道路,黄永健认为新诗研究者吕进提出的“二次革命”的观点和“三大重建”的思想,虽然不免激进,却是直面汉诗困境、痛下针砭的“良言”和“良药”——“手枪诗”正是对吕进思想的回应:二次押韵,调平仄,运用偶句、典故、粘连、回环、反复、感叹、疑问、夸张、排比甚至戏说、拼贴、蒙太奇、含混等一切行之有效的诗歌写作技巧。其原创即主体形式由三、四、五、六、七言传统主流诗体依次排列,从手机屏上三三四四五五六六七七三三七共13行,也可以增添为十五行、十六行、十七行等,还可以“双枪”“三枪”并题连发。它在手机屏上纷披而下,犹如老干披松,又如高山飞瀑,气势轩昂,看起来美观大方。即写即发,快如子弹出击,流星闪电,可谓“才下眉头心头,倏已出击八荒”。


   黄永健将现代新诗“渐行渐远”的原因归咎于其普遍难于朗诵和记忆,而现代新诗名作《再别康桥》、《采莲曲》、《雨巷》、《死水》、《乡愁》成功的要诀就是押韵,契合了古代“无韵非诗”的说法。在押韵的大前提下,“手枪诗”将中国数千年汉语诗歌中的主流诗体——三、四、五、六、七言进行分解后再组合,同时允许在使用各种诗歌创作技巧、高雅题材之余,采用具有视觉美感和听觉美感的形式展示,既贴近生活,又贴近时代,抒写喜怒哀乐爱恶欲和应有尽有的中外生活场景,既可以高雅如古诗词,也可以通俗如顺口溜、打油诗。


“手枪诗”遭遇审美论战


   “手枪诗”依托手机微信平台始创,从命名、传播、互动、扩散,一问世就引起了中国诗歌学界和美学界的热议:以网上“美学群”为代表的一类传统诗歌学者认为这种类型的诗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糟蹋,应该制止。同时,也有学者赞同“手枪诗”,认为它是对传统文化的创新与继承,有助于更好地推陈出新,发扬光大中国的传统诗歌。


   黄永健对网络上的各类声音抱以淡然的态度,他认为新诗歌体的出现必然会引起大部分传统诗歌学者的不满,他们肯定要批判,这是好事,也才能更好地推动“手枪体”汉诗的成长与发展,更好地促进“手枪体”汉诗在大众之间传播。


   对“手枪诗”的传播,黄永健显得很有信心:“在节日里,诗人和普通百姓都能用这种诗体结合自己的亲身感受,互相祝福,传情达意,比起说恭喜发财、例行恭维要有内涵得多。”他希望通过新的传媒、网络、手机互动的方式来展示我国诗歌的精髓,并有力地抵消外来恶俗、功利、流行文化的不良影响,回归自然、广接地气,引导诗歌爱好者尊重传统文化,拓宽创新思维。此外,“手枪体”有格式可循,生机盎然,渐渐为众人所理解、唱和。有人认为“手枪体”说白了就是“手机体”,是手机时代应运而生的一种文化传播火种,人人可以用“手枪体”抒发感情,既快又美,还好玩。


社区通讯员 唐诗/文 记者 雷小舟

本文标签:微信艺术

版权说明:如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 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附带本文链接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

请填写验证码
网站分类
搜索
文章归档
标签列表
最新留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6 zitengshan.com 版权所有归 深圳市紫藤山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16121094号